快播王欣的下一站野心:建立区块链“理想国”

  王欣出狱了。

  在北京某监狱关押了1279天的王欣,在2月7日,悄然出狱。

  3年间,发生了太多故事。VR火过,AI火了,区块链火着,这是一片全新的天地。

  他身边的朋友们说,他那天理了发,洗了澡,并开始坐下来,和大家讨论“AI、区块链”。

  牢狱归来的王欣,似乎依旧是那个野心勃勃的少年。

  这一次,王欣的野心更大,他似乎要建立一个区块链的“理想国”……

  01 超前者

  2月7日晚间,一张王欣与圈内好友的合照开始在科技圈流传。

  照片中的王欣,身材消瘦,却笑得很开心。在2014年后,王欣从未以这样的笑容,出现在媒体之上。
 

  姚劲波、李学凌、何小鹏为他接风洗尘。

  何小鹏在微博上说,王欣讲了很多秘闻往事,他们一起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技术的发展。

  “坚信不久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传奇故事。”

  王欣第一次通过微博对外主动发声,则是在一个月后的3月2日。

  这条微博的配图,是一款2013年上市的HiFi播放器,播放的音乐则是邓丽君的《难忘初恋的情人》。

  在快播苦苦寻找转型道路的2013年,音乐与佛教,陪伴了王欣的许多旧时光。

  3月25日,王欣在微博上发出了一张充满宗教与玄学色彩的手稿。

  报身、法身和化身等佛教用语,和P2P、AI、区块链这些时下最热的词混在了一起。

  “哪位能理解这张图的,请私信我!”

  看到这张图,王欣的粉丝们都松了一口气,评论下面,更是一片欢呼声,“感觉要东山再起了”。

  是的,王欣回来了。

  其实,他一直是一个超前者。

  在那个中国网络带宽普遍较低的年代,快播的技术可以实现视频秒开、边下边播。

  2003年,美国天才程序员Bram Cohen发明了基于P2P技术的文件共享协议BitTorrent。

  一个自由、免费、去中心化的共享网络自此诞生。对于用户来说,这些名词拥有着难以抗拒的魔力。

  BitTorrent是P2P1.0,快播是P2P2.0。

  王欣的技术和理念,无疑是超前的。

  但他却忽视了现实:对于版权方、监管方与运营商来说,他们并不喜欢这样的技术。

  自由、免费、去中心化,可能导致监管失效、盗版泛滥与带宽浪费。

  当时土壤,实在贫瘠,其实并不适合超前技术的生长。

  超前者的命运,通常就是与世界格格不入,而陷入“高处不胜寒”的孤冷中。

  超前的痛苦和孤独,一直在深深折磨着王欣。

  这也注定了他后面的命运。

  02 流量矿石

  大多外人不知道的细节是,王欣才是中国将比特币与互联网业务结合的尝鲜者。

  他在为快播寻找转型的方向之时,就想好了“区块链”这条路。

  2013年5月,在快播内部两周一次的例行产品分享会上,王欣号召员工一起头脑风暴,P2P网络该如何适应时代的新变化。

  王欣给大家抛出的问题是:P2P网络该如何适应时代的新变化?

  作为P2P网络的受益者,王欣深知,传统的P2P下载体系存在着严重的问题——用户分享的意愿极弱。

  快播大数据显示,用户在视频下载完成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关闭软件,以减少P2P上传带宽消耗。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是P2P下载的基本理念之一。

  但这是一种反人性的产品理念。

  用户不会主动分享的问题,如何解决?

  这是一种反人性的产品理念。

  此时,王欣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产品:比特币。

  “所有为网络做贡献的节点,都可以获得奖励。”王欣被这一产品“按劳分配,自动运转”的神奇模式打动。所有为网络做贡献的节点,都可以获得奖励。

  时任快播首席架构师王羲桀回忆,在那场产品会上,大家一致讨论出了一个想法——用比特币挖矿的方式,实现主动P2P分享。

  产品分享会结束后不久,一纸文件从快播总经办发出,王欣亲自特批,组建内部创新孵化团队。

  后来,一个叫“流量矿石”的产品开始出现。

  其核心的逻辑,就是如果用户愿意贡献上行网络,就将获得一定的“矿石”奖励——其核心逻辑,完全脱胎于比特币。

  流量矿石早期的宣传图中,出现了矿工的人物形象

  而王欣的野心是,当所有的人都能够贡献自己的上行宽带和内存,就可以组成一个庞大的CDN共享网络。

  谁会用这套网络?

  视频、直播这些需要上行宽带和内存的公司,每年都需要花巨额的费用购买。

  比如,优酷土豆2014年的带宽成本,就是近10亿元。

  2013年,受命于王欣的流量矿石团队表现出了顽强的奋斗精神。

  两个月时间,他们从无到有,开发出了流量矿石的整流量矿石Beta版本面向快播核心用户发起内测。不到一周时间,三个千人内测群纷纷爆满。

  官方资料显示,流量矿石在2014年初,用户数便突破300万。

  2014年3月,在快播内部年会上,流量矿石团队荣获快播2013~2014年最佳创新项目奖项。王欣亲自为团队成员颁发了“CEO特别奖”。这是一笔巨额的奖金。

  王欣非常确信,自己已经找准了快播的未来方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原有的快播模式注定将退出历史舞台。”

  但就在王欣雄心勃勃接近区块链时代时,时代却与快播开了个玩笑。

  王欣又一次超前了。

  03 迥然的命运

  2014年4月22日,位于深圳中科研发园的快播总部,突然涌入大量警察。

  快播案事发。

  王欣则在两天前匆匆出走国外。在经历了110天的海外流亡后,他最终选择回国归案。

  快播案事发两个月后,快播事业部的18名员工打点行囊,离开了他们曾为之付出青春的快播总部。

  这18名员工成为了流量矿石仅存的力量。他们的目的地,是300米外的航盛科技大厦。

  在这里,流量矿石业务得以延续。

  而此时,快播已由一个曾拥有500名员工的庞大团队,变成了只具有物理意义的地理坐标。

  经过四年时间,流量矿石运营主体公司新华云帆,扩张成为了一支百余人的团队。

  失去了快播母体支持的流量矿石,在此后的发展并不顺利。

  王欣和时代,再次失之交臂。后来者,反而居上。

  大家都说,这波ICO浪潮的火热,有一个玩家不得不提,那就是迅雷。

  在共享CDN的道路上,迅雷一直是快播的模仿者。

  迅雷早期的带宽共享产品“赚钱宝”,其客户端软件名为“水晶矿场”,直接对标流量矿石的名称。

  2017年10月,迅雷将“赚钱宝”,升级为“玩客云”,并发行自己的数字资产——玩客币。

  “All in 区块链。”这是迅雷CEO陈磊在玩客云发布会上喊出的口号。

  迅雷急速崛起,成为风口浪尖上的明星。

  股价连翻数番,从3美金,一度飙至27美金;玩客币的价格,也一度从1毛,猛涨到10元一枚。

  此时,迅雷和快播的命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流量矿石比玩客云,早了整整4年,可是,真的太早了。

  那时,区块链这个概念还无人提及,那时,比特币的价格,只有区区800元。

  但,不是最早就是最好,踩对时代的点,更重要。

  这个结局,大概王欣会无限唏嘘吧。

  他最早的创意,并未开花结果,结果被后来者,捷足先登,而他,身陷囹圄,无力回天。

  04 理想国

  如果快播成功转型流量矿石,会怎样?如果王欣没有入狱,会如何?

  现实往往没有如果,曾经的快播早已不复存在。

  流量矿石尽管一直不温不火,但也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对于38岁的王欣而言,巅峰与低谷已然过去。人们都在关注他的下一个方向。

  我们再次回到他3月25日的微博,去窥探这位超前者的野心和命运。

  在一张手稿中,王欣将自己对于未来科技的理解,划分为了佛教中的法身、化身、报身。

  法身,在佛教中有灵魂之意。文字、图片、音频、视频作为媒介的不同表现形式,成为了新技术所承载的“灵魂”。

  而灵魂的具象表现,则可以形成无数的化身。P2P、AI与区块链技术构建的万物互联、万物账本,都是化身的表现。

  而图片顶端的“圆满报身”,则代表了佛教中的最高境界——得道成佛。王欣将科技界的“圆满报身”,归功于通用人工智能AGI。

  尽管充满了玄学的意味,但我们依然可以从中勾勒出王欣的“理想国”。

  “这张图的核心意思,就是说,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将所有的资产、数据都刻在区块链上,这将迎来真正的数据的大爆炸。”区块链资深专家郭涛曾去参透这张图的意思。

  “而这个大爆炸之后,所谓的大数据、AI才迎来了真正的发展,这将给它们提供丰厚的养料,导致技术集中的大爆炸。”郭涛称。

  世界可能会迎来两次爆炸:信息的和技术的。

  这就是,王欣的区块链理想国。

  与王欣一同站在审判席上的另外三个人,已在2017年先后出狱。

  张克东,王欣曾经的部下,如今微博认证仍然是“深圳快播科技CTO”。

  王欣出狱的那一天,张克东发了一条微博:

  “欢迎归来,我技术都准备好了,人也在,就差你了。”

  

 

  野心勃勃如王欣,已准备了再出发。

  此时的王欣,已不是一个超前者。

  牢狱拖慢了他的脚步,慢了整整1279天。

  这是一片新的天地,区块链炙手可热,AI正在层层突破。

  可幸的是,王欣与时代同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