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高压下,“牌照”买卖成了区块链新生意

币圈在众多看衰声中,突然迎来了一片哀鸿。这种看衰不仅来自于推特和脸书对加密货币广告的拒绝,更包括虚拟货币整体被戳破泡沫后的急坠。例如,统计显示今年登录各大交易所的240多种虚拟货币中,已经有87.5%长期呈破发态势;再比如,日前彭博社刊文表示比特币即将迎来“死亡交叉”(50日均线已跌至200日均线附近),这意味着暴跌的临近。

不过,在币圈的产业链中,总会有一批不管外面打雷下雨、我自默默低头挣钱的人,比如白皮书撰写人,比如区块链牌照的经营者。

所谓区块链牌照,虽然国外和国内同一种称谓,却是两种东西。

目前国内所谓的“区块链牌照”,事实上是一种营业执照,官方说法是“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发给工商企业、个体经营者的准许从事某项生产经营活动的凭证”。

而国外的区块链牌照类似于金融牌照,是批准相关机构开展业务的正式文件。二者并不是一回事。

“九四风暴”后,国内停止所有ICO,该禁令让众多区块链公司们瞬间冰火两重天。 部分区块链公司继续奔赴海外寻找牌照“完成梦想”,另一部分则在营业执照上静下心来暗暗下功夫。

国内或放开审批?

2017年下半年底,国内区块链营业执照注册达到一个顶峰。

据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的数据,经营范围内含有区块链字样的企业多数为1年内新设立公司,共有4266家,且集中在广东地区。

其中,注册在广州的公司有2177家,注册在深圳的有502家。

而仅在1月30日,就有“国泰天安区块链有限公司”、“天拓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思创控域区块链有限公司”等9家带有区块链字眼的公司名称获预先核准。

当数量庞大的公司蜂拥而至,这样的营业执照能做什么?

 

微信图片_20180407182356.jpg

 

这是区块链营业执照暂停审批前经营范围,可以看到:技术开发,大数据研发,电子货币、游戏币等热门行业均囊括其中。

而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企业名称中含有区块链字样的企业达所涉及领域大部分集中在农业、电子商务、生物技术、文化传媒、体育竞技与房地产等行业。

时间到2018年2月份时达到了一个节点,各地区工商注册网站均显示区块链营业执照已暂停审批。也就说区块链字样的公司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再增加,当然,已经注册完成的公司也不会受到影响。

当上游的闸门关上时,通常下游的水位会上涨。

从目前来看,在区块链营业执照产业链的下游——执照转让买卖,已经迅速红火了起来。懂懂笔记在某电商平台上直接可以搜查到关于区块链执照的信息。

 

微信图片_20180407182435.jpg

 

和其店铺商家商谈后,对方最高出到十万元的转让价格。

据圈内人士透露,这种转让生意大多聚集在北上广深等地,而且交易通常非常隐蔽。其中,“转让中介”促成交易后会从中收取较高的中介费。

不过近日懂懂笔记从多方牌照经纪人了解到,目前国内部分地区放开了“区块链字样”营业执照的审批,但经营范围进一步缩小。已了解到的是现在的货币游戏币、纪念币都做不了 。

 

微信图片_20180407182503.jpg

 

就在前不久结束的两会上,央行行长周小川就曾明确表示:“央行很早就关注金融科技技术,首先这是我们对科技总体的态度,我们很关注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的应用,同时,这些研发应该比较慎重。”

事实上,高层一直在密切关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并且保持审慎的态度。从周小川的讲话中一度出现“五个慎重”得以见之。

执照其实是政府调控相关产业的的重要途径之一,阀门的开关直接决定了游戏入场的人数和钱数。而从区块链营业执照的暂停或者逐渐开放中,可以一窥高层对这种新型产业的微妙态度。

概念造富有窍门

一张普通的营业执照注册成本不过几千元,为何区块链的营业执照价格会炒到近十万元?

事实上很多拿到区块链公司营业执照的公司本身并没有真正开始相关业务,目前在国内真正的区块链应用落地的寥寥无几。反倒是那些拿到执照,并在名称里加上“区块链”字样的公司,提前享受到了区块链带来的“红利”。而这种所谓“红利”,无非是大众对这种新兴技术的模糊认知带来的盲目追捧。

以国外的一家主营业务为红茶的饮料公司长岛冰茶公司(Long Island Iced Tea Corp)为例,它在去年年末将公司名称更改为“Long Blockchain Corp”。改名消息一经公布,该公司的股价瞬间暴涨,一度上涨了183%。

资本市场的这种莫名兴奋,最大受益者自然是其公司高层与其股民。

然而好景不长,纳斯达克在2月15日写给Long Blockchain的一封信中表示,他们认为该公司试图在“利用广大投资者对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兴趣”,并表示,“担心公司证券上市交易的适宜性”,并计划使用其“自由裁量权”来将Long Blockchain停牌。

同样,去年11月,港股上市公司坪山茶叶集团有限公司在更名为“区块链集团有限公司”后股价上升,但是其未开展任何区块链相关业务。

区块链营业执照的获得显然让这些公司拥有了一个暴富的可能,后面的公司尾随着闻着利益的气味自然愿意出高价拿到这张入场券。

国外牌照水更深

在3月14~15日首尔举行的TokenSky区块链大会上,世界区块链组织WBO表示,WBO牌照监管署将开始发行三类牌照:数字资产运营牌照(针对普通数字资产公司)、数字资产交易牌照(针对数字货币交易所等)和ICO许可证(针对只发行ICO的项目、公司等)。

消息一出,WBO顿时成为业内焦点,大有门庭若市的架势。然而据NGO行业相关人士对外透露,WBO仅仅是一家普通的NGO组织,在联合国经社部进行了基本注册。其制定相关监管规则及牌照和许可证在任何主权国家都没有法律效力或实际意义。

乌龙一场之外,其实海外交易牌照的争夺已经在发生新变化,日本和白俄罗斯政策相对宽松,而美国态度开始则持谨慎态度。

日本一度是中国公司获取交易牌照的首选国家——日本对数字货币政策最为开放,率先发出全球首批11张数字货币交易牌照。

但目前已经有超过100家公司在日本扎堆排队等待发放牌照,竞争异常激烈。另外,白俄罗斯则意外成为新的牌照蓝海,据悉2月份以来已经有大量中国公司转向在这个国家抢占领跑位置。

一位国内区块链公司的创始人对懂懂笔记透露,有中介可帮助中国区块链公司跟日本公司合作获取日本政府颁发的交易所牌照,服务费至少要5000万元人民币。

这价格贵不贵?但是依旧在排队。更有趣的是,很多东西用钱砸还不一定能办下来。

截至2018年3月中旬,已经有超过100家公司扎堆在日本排队等候申请交易牌照,其中包括不少日本当地大银行和Line等知名科技公司。“日本的牌照很难拿,这不是钱的事情。如果几千万元能拿一个牌照,那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信和云公司创始李远对此表示无奈。

另一家在全球拥有合法牌照的区块链资产管理公司,名不见经传的BIT.GAME原本计划2017年中在国内市场组建交易所,因为碰上9月4日相关ICO禁令,计划被迫搁浅。他们曾考虑出海日本或韩国申请交易所牌照,但由于竞争激烈而作罢。“日本拿个牌照要花几千万元人民币,而且至少要排队半年时间,时间成本太长。”公司合伙人孙运动表示。

2017年12月,BIT.GAME团队看到白俄罗斯总统宣布支持ICO和数字货币交易合法化,萌发出前往白俄罗斯申请牌照的念头。目前看来进展似乎很顺利,BIT.GAME已经在白俄罗斯注册了公司子公司BITGO,并成功完成了牌照申请。

另一边,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态度则没有丝毫变化,其在2018年3月初宣布,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必须在SEC注册为证券交易所或者申请豁免注册资格。这意味着大部分未申请到资格的交易所或被全面取缔。

因为国内全面禁止ICO,区块链牌照也从也从带有金融性质的牌照变成带有实业意味的营业执照。而国外尽管没有拒绝ICO,但要拿到一张牌照也并非易事。

不管是营业执照还是牌照,背后都可以看见政府部门对待区块链的态度。而在这种动态的变化中,一条未知的路在慢慢被开辟。

有心人,又开始走在区块链链条中那稳赚不赔的探索之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