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创投 >

蔚来不轻松的造车路:亏损终于收窄

  因为疫情的冲击,市场崩盘,出于稳定中国经济增长和就业的目的,政府多次强调新兴基础建设(简称“新基建”)这一投资方向。

  “新基建”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三个方面。今年,新能源汽车充电桩被纳入“新基建”行列。据新基建发展白皮书显示,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的投资规模或将达到900亿。这将为新能源汽车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条件。

  

蔚来不轻松的造车路:亏损终于收窄

  作为造车新势力头部三强之一的蔚来,在环境有利的情况下,未来无疑会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但从其近期发布的企业一季度财报看来,蔚来的发展前景并不明朗。

  亏损收窄,隐患依旧

  财报显示,蔚来一季度的总收入为人民币13.72亿元,较2019年第四季度下降51.8%,较2019年同期下降15.9%。汽车销售收入为12.556亿元,较2019年第四季度下降53.2%,较2019年同期下降18.2%。

  因为疫情的冲击,车辆交付量的大幅下滑。蔚来一季度的车辆交付量为3838辆,包括3,643辆ES6和195辆ES8。相比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的3,989辆,同比下滑1.3%。相比2019年第四季度交付的8224辆,环比下滑了53.2%。

  而伴随着车辆交付量的下降,蔚来一季度的亏损幅度却有所收窄。2020年一季度蔚来的经营亏损为15.73亿元,较2019年第四季度环比下降了44.4%,较2019年第一季度同比下降了40.0%。净亏损为人民币16.918亿元(2.389亿美元),较2019年第四季度下降40.9%,较2019年同期下降35.5%。

  蔚来汽车首席财务官魏锋在发言中将经营亏损收窄的原因归因于公司在疫情爆发期间进行运营优化,加强了成本控制措施。

  更明确地来说,应该是线下活动减少,运营成本减少以及公司大幅度裁员造成的人力成本减少。

  李斌创办蔚来汽车,四年亏掉200亿元,相当于特斯拉十几年的亏损总额。上市一年,股价暴跌80%。有网友算了一笔账,每卖出一台车,蔚来要亏65万元。如今,车卖得少了,亏损也少了。

  同时,自2019年以来,蔚来内部多次发生人员结构调整,上至企业高管,下至普通职工,纷纷离开蔚来另寻别家。从2019年起,蔚来共计裁员1000多人,包括CFO、副总裁在内的离职高管7人。大面积的人事变动,或许会为蔚来以后埋下人才短缺的隐患。

  在如此经营不利的情况下,蔚来在财报中给出的下季度业绩展望依然非常乐观。蔚来预计下季度公司车辆交付量将达到9500到10000辆,比一季度增长约147.5%至160.6%,同比增长约167.4%至181.5%。总收入在33.684亿元至35.342亿元之间,较2020年第一季度增长约145.5%至157.6%,较去年同期增长约123.3%,自2019年第二季度起为134.3%。

  

蔚来不轻松的造车路:亏损终于收窄

  深入分析,蔚来之所以做出如此乐观的预期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融到资了,二是政策利好。

  产品依然为王

  中国互联造车企业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三种:资本融资、政府支持、自我造血。

  今年2月25日,合肥市与未来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蔚来中国总部项目落户合肥,而合肥政府将通过指定的投资公司并联合市场化投资人向其投资超过100亿元。合肥人民政府还在官方微博中表示,计划在5年内将蔚来打造为千亿市值的龙头企业,使其带动合肥乃至安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

  对于政府的大力支持,蔚来CEO李斌表示:“该战略投资将提供足够的资金来支持蔚来汽车的业务发展,增强我们在智能电动汽车产品和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并提供超出用户期望的服务。从长远来看,蔚来中国在合肥的总部的建立将进一步提高我们的运营效率。”

  合肥政府的注资无疑缓解了蔚来的资金链断裂危机,即使亏损,蔚来也可以多撑一段时间。而这都是基于市场看好蔚来以后自我造血能力的前提下。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蔚来的自我造血能力很成问题。

  众所周知,汽车研发耗费巨大,近三年来,蔚来已累计亏损达200亿元,而其汽车销量完全不能完全覆盖汽车研发的支出。此外,蔚来每年都要财大气粗地举办NIO Day活动,支付昂贵的NIO House租金和展厅装修费用。

  如此大张旗鼓地做宣传,蔚来的汽车却没有压倒其它竞争对手的核心技术优势。此前,蔚来汽车数次发生起火和冒烟事件,被迫召回4803台搭载2018年4月2日至2018年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NEV-P50模组电池包的ES8。

  而且除了蔚来外,特斯拉、威马、小鹏、理想等新能源造车企业也先后发生了汽车“自燃”事件。这种安全隐患让更多人对新能源汽车抱有一种怀疑的心态,也对未来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和销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蔚来不轻松的造车路:亏损终于收窄

  无论何时,产品才是最好的营销。蔚来汽车不给力,即使资本再看好他,包装得再好,用户也不会买它的单。

  雪上加霜的是,在产品竞争力不敌的情况下,蔚来没能抓住政策利好的机遇,反而丧失了价格竞争力。

  竞争压力巨大

  4月23日,为了扶持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发展,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发改委四部委发布的《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该通知中规定,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

  这项规定旨在将特斯拉排除在补贴范围外,让国内的新能源汽车更有价格优势。

  出人意料的是,特斯拉中国于5月1日宣布,中国制造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的补贴前售价从32.28万元降低至29.18万元,一口气便宜了3.2万元,再加上2.025万元的补贴,该款车的实际起售价只有27.155万元。

  

蔚来不轻松的造车路:亏损终于收窄

  在实力领先的情况下,特斯拉的降价对国产新能源汽车品牌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以至于理想汽车CEO李想在微博上写到,30万元的补贴门槛对于国内纯电动品牌来说是“灭顶之灾”,会“精准助攻特斯拉打残国内的纯电动品牌。”

  除了面临特斯拉这样强劲的对手外,比亚迪作为“造车老势力”,在国内新能源汽车方面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比如,比亚迪推出“全球超安全智能新能源旗舰轿车”——汉,从4月24日启动预订开始,仅一个月时间就收到7200个订单,足见汉强大的产品实力和市场号召力。

  还有同与蔚来作为造车新势力三强的威马和小鹏,也是蔚来有力的竞争对手。

  强敌环伺的紧急时刻,蔚来自身却爆出了危机。企查查数据显示,3月18日,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10万,这给一直徘徊在现金流危机边缘的蔚来敲响了警钟。

  除此之外,作为一家初创汽车公司,不仅仅要考虑成本、质量、供应链等一系列的行业问题,后面等着蔚来汽车的还有法规、服务体系的考验。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itxf.com/chuangtou/20200603/3346.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