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口罩厕纸双黄连之后,限制出口会导致“粮食资讯

2020-04-03    来源:未知    编辑:szcenter
提问,现在比口罩和厕纸还要紧俏的国际硬通货是什么? 如果你关注最新的新闻,一定会回答,粮食是接下来最值得押注的新理财产品。因为许多农产品出口国都开始限制出口了。像是

  提问,现在比口罩和厕纸还要紧俏的国际硬通货是什么?

  如果你关注最新的新闻,一定会回答,粮食是接下来最值得押注的新“理财产品”。因为许多农产品出口国都开始限制出口了。像是埃及的大豆,哈萨克斯坦的小麦,越南的大米,塞尔维亚的葵花籽油……

  再叠加上全球干旱异常气候持续、疫情影响全球物流通道等等消息,得出“缺粮”的悲观结论并不意外。联合国粮农组织前不久也发出呼吁,“维持全球食品供应链并减低疫情对粮食体系的冲击”。

  

  这么一说,是不是该囤粮了呢?恐怕还是需要先冷静下来,从逻辑中对未来按图索骥。

  毕竟类似“哄抢厕纸”这样毫无意义的挤兑,除了蔓延恐怖情绪,对实际解决问题并没有丝毫帮助,除非你正巧在这期间患上了暴食症与肠胃炎。

  究竟会不会“断粮”,需要先从三个问题开始作答。

  断粮迷思背后的三道关键题

  问题一:中国粮食的海外依存度有多高?

  中国是人口大国和粮食消费大国,也是世界上重要的粮食进口国——这一点早就被写进了小学教科书里。全球粮食贸易中,中国占到了25%的比例,每年大概进口1亿吨左右。

  那么,海外粮食供应链中断,到底会不会让中国人民吃不上饭呢?这当然要看,咱们进口的究竟是什么?

  数据显示,2019年,进口粮食主要集中在大豆8851.1万吨,其他谷物和谷物粉,总计的进口量仅有1785.1万吨。其中,作为主食的小麦(面粉),进口量在500万吨左右,而且主要还是专用小麦,比如用来酿酒的弱筋小麦,增加面包口感的高筋面粉。

  悄悄说一句,进口500万吨面粉并不是因为国内不够,而是为了“凑单”。因为世贸谈判时要求中国的粮食进口配额中,小麦是900多万吨,结果国内实在是不缺,所以总是凑不齐额度,就像双十一满减时为满减优惠难到挠头的网友……

  而占据最大比例的大豆,核心产品豆油和豆粕,在中国居民的实际生活中都出现频率不高,并且有非常多的替代品,主要出口国巴西并没有公布相关禁令,所以并不需要担心。

  所以说,除非有人顿顿喝啤酒喝豆油吃面包,否则此次疫情期间的海外粮食出口禁令,并不会带来太大影响。

  

  问题二:中国自给自足的能力是否足够?

  这下倒是不必担心海外断粮了,可13亿的一大家子人,可劲儿猛吃也扛不住啊,久而久之会不会导致粮价飞涨?也成为大家关心的另一个问题。

  中国粮食安全到底能不能靠自给自足来保障呢?其实就跟“池塘放水题”一样:

  一是存量。现在库存的粮食能吃多久,是决定市场长期良性发展的前提。

  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粮食产量达到了66384万吨,比上年增加594万吨,增产0.9%。

  其中,4亿亩水稻田的年稻谷产量有20961万吨,小麦有13359万吨,玉米产量达到了26077万吨。相当于人均每年可以达到500公斤以上的粮食,带壳的稻谷更能储存超过两年以上。

  而众所周知,中国采用粮食收储政策,大中型城市通过米面油等成品储备,可以满足10-15天的供应,从而实现了应急保障。

  目前小麦和稻谷的社会库存量估计在3亿吨左右,就算地球末日来了,也够咱们一天三斤主食苟上一两年的。

  你问我肉菜蛋奶怎么不算?同学,都开启末日故事线了,当然是挑战极限生存了。

  第二靠是增量。除了“坐吃山空”,现在正值春耕,能不能保住今年的收成,稳住粮食产量,决定了后续供应的稳定。

  目前中国疫情防控得当,很多地方都开始积极恢复了春耕,加上农药、化肥、饲料等的特种车辆开辟“绿色通道”;错时下田、错峰作业等针对性措施,今年的粮食生产没有错过黄金时期。

  

  问题三:是否会出现不可控的“黑天鹅”因素?

  进口和家底都盘点了,还会有什么影响到粮食问题呢?这就要提到各种不确定的“黑天鹅事件”了。

  不要觉得粮食这件事儿就是“春种秋收”,其实颗粒之间都是无数风云变幻。

  比如2008年前四个月,由于全球变暖,导致稻米收成减少,泰国、越南、印度、巴基斯坦和中国纷纷限制出口,稻米价格就从每吨387美元猛涨到了855美元。

  当时,作为稻米主要进口国的印尼和菲律宾等11个国家,就因为粮食供应不足,一度引发了社会动荡。

  而澳大利亚以及乌克兰出现严重的干旱 ,也让世界粮食库存率从 20%降至不到 15%的临界点。

  从这个角度看,极端天气的出现,比如近日就有专家预测未来中国发生骤旱的风险可能将显著增加;防疫形势的转变,像德国说过将防控周期拉长到两年等等,都有可能为粮食安全带来新的变化。

  

  1995年,莱斯特·布朗曾经发表过一篇《2030年:谁来养活中国?》的文章,认为中国不断激增的粮食进口量,会引发世界粮食价格大幅上涨。

  显然,尽管距离其预言已经过去了25年,至少从此次疫情中,粮食危机距离中国已经变得日渐遥远了。

  窥视暗礁:不可掉以轻心的粮食风险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不难得出结论,目前还可以将“断粮”的担忧老老实实地放在口袋里。

  但通过这场风波,也使我们不得不思考中国粮食市场当前存在的几大风险:

  1.与全球市场接轨的风险传导及波动。

  必须维持一定的粮食进口量,意味着中国必须参与到国际市场贸易格局中去,因此世界的波动和风险对国内市场的传导效应也在增强。

  比如2007年国际玉米价格暴涨,2008年下半年又暴跌,这种大起大落都会一定程度地影响国内食品价格,为国家粮食安全埋下隐患。

  2.中国粮食产业缺乏国际竞争力。

  尽管中国粮食自给自足没问题,但像疫情这样全球断链的情况毕竟只占历史时期中的一小部分,大多数情况下,中国粮食产业都会陷于去库存难、国际竞争缺乏价格和质量优势的问题,这也是出口量不高、进出口不均衡的核心原因之一。

  而这种情况,也导致了国内粮食市场“只涨不跌”“三量齐增”的诡异局面。也就是生产量、进口量、库存量都在增大,但粮食价格却依然上涨,背离了基本的供需逻辑。

  

  3.粮食生产的双重挤压。

  充足的粮食产量和储备,并不意味着实现了粮食安全。真正的安全应该是确保产能的基础上,供求平衡、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粮食战略。

  一方面,我国的资源背景对粮食生产的约束日益增大。中国人均耕地面积仅为 0.093 hm2, 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人均水资源占有量约 1 800立方米,是世界人均水资源极少的13个贫水国之一;

  同时,粮食生产的成本在日益增长,规模化生产效率不高,环保退耕的压力持续加强。由此导致“天花板”与“地板”的双重挤压,自然难以向稳定长期安全供给发展。

  举个例子,我国化肥利用率仅为30-40% , 仅此一项每年浪费化肥近 3000 万吨 ,相当于多投入了300多亿。水资源明明很短缺,但每年因缺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 2000 多亿元,灌溉水利用率仅为30-40%……这些都让生产效率进一步拉低。

  当然,有人说,智能科技与精益农业的加入,正在改变现状。但需要注意的是,升级的过程往往也是矛盾出现和加剧的必然。

  精准农业,成为“粮食解药”之前需要一场大改造

  Precision Agrieulture,或是Precision Fanning,又被称作精准农业,已经成为国际上区域共识的现代农业生产模式。主要是利用空间信息技术、智能生产管理支持,面向大型农田的“精耕细作”。

  为什么说,在当下中国,精准农业依然存在不少阻碍呢?

  一方面,是数字化、信息化的农业改造。

  要实现对农田的精准数控,需要农艺学 、土壤学 、植保科学 、资源环境科学和智能化农业装备与田间信息采集技术、系统优化决策技术等,组装集成起来,形成一个精细农作技术体系。早在2018年,就制定了《乡村振兴科技支撑行动计划(2018-2035年)》,将智能技术、生物科技、机械化装备等不断引入生产当中。

  但中国农业长期以来以小农经济生产模式为主,土地零星分散,大部分青壮年及农村知识分子大量外流,都制约了先进、集成的生产技术的应用和推广。

  

  此外,这样高度精细化的系统也需要大量垂直软硬件来支撑,但我国的农业科研往往与社会经济发展脱节,很多项目并没有什么经济价值,也缺乏与一线的合作和交流。可想而知,这些研究并不能为农业升级提供技术上的保障。

  另外,这样高度智能化的农业技术体系,必然会出现一系列新的技术问题,因此也需要专业的服务体系来支持。

  而目前中国的科研推广服务队伍严重不足,很多地区甚至没有农技推广服务站。受社会观念的影响,年轻人也更愿意从事白领岗位,对农业推广兴趣不大,自然也就难以凝聚起有活力的年轻化服务队伍啦~

  比如在智能农机装备上,建立了农机北斗导航与智能测控信息应用平台,用植保无人机精准施药,让留守农村的老人来操作是不是就有点很不现实、很赛博朋克?

  寻找外援:农业之外的粮食支撑

  遗憾的是,技术的衍生问题,却并不能由技术自身来解决。

  目前看来,唯有引入市场化的力量来催化精准农业的进一步升级,进而保障中国的粮食安全。

  一是发挥资本投入的多元化调控价值。

  在发达国家,农业科技投资往往全面开花,不同投资主体有相对偏重的投资领域。以美国为例,就是国家资金投入以基础性 、应用性研究为重点,社会资金主要用于实际应用的研究 、开发工作。法国的应用技术研究经费多为企业或研究单位自筹,荷兰则适度推动了部分具有盈利能力的科研机构的市场化改革,增强农业科研的主动性与自主权。

  目前看来,我国科技研发经费还无法达到美国等等发达国家水准,相关研究也与实际需求和服务有一定脱节,如何调动起科研的精准提高,已成为当务之急。

  

  二是大力寻求科技企业入局一起玩。

  农业科技的升级,仅仅依靠政府与学术机构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上述更具有科研导向,在服务和落地方面经验相对不足。

  因此强化科技企业的参与,承担起精准创新的责任,就有希望充分发挥市场活力,来合力推动科技创新与服务水平。

  以养猪业为例,过去数年间,京东、阿里、网易等企业都化身“猪倌”,试图通过人工智能等技术来养猪。据不完全统计,如果整个中国养殖业应用这一解决方案,每年至少可以降低行业成本 500亿元。

  这种农业与科技的“联姻”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屡见不鲜,并且辐射到了粮食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比如北大荒农垦集团与阿里,探索“数字+产业+商品”合作模式;化肥巨头金正大集团与京东,在农资电商、京东农场项目、农业研究院、农业金融、农产品销售、供应链合作、用户合作等七大板块展开合作……

  这些新鲜血液的出现与结盟,也已经成为中国农业的新推手。

  2020年兵荒马乱的开局,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感受了一种格外真实的惶恐。

  从自我调侃的“家里蹲花式大赛”,到紧张地戴起口罩、抢起双黄连,到今日萦绕在心头的“粮食焦虑”。这一切,都叫我们知道,每一个平淡的、吃饱了饭的日子,是多么珍贵和得来不易。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