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凡「劫后余生」,年轻成为最大筹码?资讯

2020-04-28    来源:未知    编辑:szcenter
4月27日,阿里公布了蒋凡事件的调查处理结果: 1 管理层提议并得到合伙人委员会批准,即日起取消阿里合伙人身份; 2 记过处分; 3 降级,职级从M7(集团高级副总裁)降级到M6(集团副总裁

  4月27日,阿里公布了蒋凡事件的调查处理结果:

  1 管理层提议并得到合伙人委员会批准,即日起取消阿里合伙人身份;

  2 记过处分;

  3 降级,职级从M7(集团高级副总裁)降级到M6(集团副总裁);

  4 取消上一财年度所有奖励;

  在公告中,阿里也确认:阿里在2016年投资如涵电商的决策与蒋凡无关;蒋凡对如涵电商、张大奕所有淘宝、天猫店铺的经营活动并无任何利益输送行为。也就是说,这次处罚是阿里以私德有亏为由,对蒋凡引起的舆论风波进行定调。

  如今热度已经隐隐退去,蒋凡似乎逃过一劫。

  处罚是轻是重?

  在阿里调查结果尚未公布前,外界对蒋凡该不该重罚众说纷纭。有些人认为,人才难得,阿里不会因为桃色事件就自毁长城,毕竟这是蒋凡的私事,不该直接上升到公司层面;另一些人则认为,之前因为用外挂抢月饼就开除了员工,这次高管爆出绯闻,不应该轻轻放过,这关乎阿里的价值观。

  其实,抢月饼事件与蒋凡风波并不能一概而论。

  抢月饼造成的损失再小,那也是关乎集体,你开了外挂别人就抢不到了,而蒋凡只要没有利益输送,家庭问题造成的影响再不好,还是属于私事。只是因为蒋凡位置特殊,阿里才充当了一次“大家长”,要不然数万名员工里揪出谁的私事,阿里也不愿意管,它最关注的是有没有损害公司利益。

  所以,阿里处罚蒋凡的出发点就是私德有亏。而如果从私德角度出发,你会发现阿里的处罚并不算轻。

  尤其是除名合伙人。在阿里,合伙人制度承担了极为关键的作用,进入条件自然苛刻,2019年6月,蒋凡成为最新38位阿里巴巴合伙人中最年轻一员,也恰恰是合伙人这一身份,让外界对他“接班人”的身份更加深信。如今合伙人除名,既意味着他暂时没有办法参加集团大事决策,也可能意味着未来无缘接班。

  当然,如果上升到危害阿里价值观的层面上,这一处罚又欠缺了点实质性损伤。根据《深网》目前得到的资料显示,蒋凡仍旧担任天猫、淘宝总裁,并继续负责阿里妈妈相关事务,同时一些在阿里巴巴内部的实际职务目前仍继续担任。

  换句话说,蒋凡以前能干的事,以后还要接着干,他依旧是张勇麾下“领兵打仗”的勇将。而且最关键的是,阿里给他的处罚似乎都留有余地,比如除名合伙人,阿里并没有直接说永久除名,还有降级,副总裁只是去了个“高级”。未来蒋凡若是再立战功,职级上调、重回合伙人队伍,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蒋凡还很年轻。

  年轻,是蒋凡的资本

  2015年底,阿里对外公布新增四位合伙人,他们分别是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及阿里妈妈总裁俞永福、阿里巴巴集团副CFO郑俊芳、蚂蚁金服集团财务与客户资金部总经理赵颖和阿里巴巴农村淘宝总经理孙利军。

  当时,这一决定对外释放的信号是,阿里合伙人群体年轻化趋势正在继续,年富力强的70后群体占比已经超过80%。

  仅一年多后,阿里再次新增四位合伙人,分别是胡喜、吴泽明、闻佳、曾松柏,其中胡喜出生于1981年,吴泽明为1980年,这意味着阿里合伙人群体的年轻化趋势开始蔓延到更加年轻的80后。也正是在这种管理层背景下,蒋凡逐渐被推上一个权力高峰—中国电商帝国核心业务的执掌人以及阿里巴巴最年轻的合伙人。

  阿里之所以对年轻人才求贤若渴,是因为合伙人制度的创设初衷,马云希望用合伙人制度确保阿里的创新不断涌现,而年轻人进入核心管理层无疑是最直接的途径。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的合伙人制度曾引发广泛争论,也被认为是香港股市最终拒绝阿里的根本原因,而即使如此,阿里也没有放弃合伙人制度,反而加快推进年轻化,这足以证明公司在年轻管理层身上寄予的希望。

  因此,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似乎可以理解阿里为什么要全权保住蒋凡。身为85后,蒋凡还有很长时间为阿里冲锋陷阵。

  尤其是在被拼多多搅乱了的电商新格局中,去年3月份,蒋凡刚刚给自己下了“投名状“,未来三年要将天猫平台的交易规模翻一番,仅过去了半年,我们看到,他交给阿里了一份不错的答卷。而如果在这个时候,张勇临阵“换将”,夺去蒋凡淘宝或天猫的职务,也就意味着原有的战略及执行很有可能会受到影响。这是整个阿里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阿里的处罚毕竟给了蒋凡新的重压。一旦和拼多多在下沉市场这一战,淘宝占了下风,很大程度上将归咎于蒋凡,不排除会把他调任阿里大文娱等边缘业务,又或者天猫、淘宝的业务和管理稳定,拼多多不足为患时,蒋凡可能也会被安排内部轮岗。

  蒋凡的沉浮现在才刚刚开始

  如果说此前蒋凡在阿里的势头如日中天,那么这次的处罚无疑给他扶摇直上的前途摁下了一个暂停键,此后他在阿里的沉浮也多了很多新的变量。

  一方面,张勇对蒋凡的信任决计不会因为这一件私事而减弱。2017年,蒋凡被任命为淘宝总裁的同时,靖捷新任天猫总裁,一年零三个月后,靖捷被调任,当了张勇的助理,蒋凡便接替了他。可以说,是张勇亲自把天猫和淘宝交到了蒋凡手中。因为当时刚刚继位的他迫切需要自己的班底,而蒋凡和他一样都是阿里的“外来户”。

  在互联网圈,各路“太子”翻车的亲身经历告诉外界,“男女关系偷鸡摸狗没关系,前提是只要忠于一把手”,这句话说的就是接班人要与一把手的路线保持高度一致,有道是“千错万错路线不能错”。而被张勇一路保驾护航的蒋凡,在这点上无疑表现得很出色,战略执行上他干脆利落、频繁立功,但行为处事又异常低调。

  据说,蒋凡跟张勇开会,不带电脑,只看手机,张勇还愿意听他说话,然后跟同事说,“你们别看蒋凡这样,其实他心里都很清楚”。

  但另一方面,蒋凡看似短暂躲过了劫数,可降级、除去合伙人身份的处罚,让他往后的前途还是多了一定的阻碍,尤其是现在重提管理层的道德标准。早在2018年9月,蔡崇信就曾阐释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的三大特征:树立道德标准,解决接班人问题,避免关键人风险。

  蒋凡这次因家庭纠纷殃及阿里利益,显然给阿里对合伙人的准入提了一个醒。而一旦他难以恢复合伙人的身份,其潜在的对手便将浮出水面,无论是内部的还是外部的。

  回顾像阿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帝国,接班人、二把手以及关键人物,大多都在公司内部经历了很多次起起伏伏,其实像蒋凡这样能一路直上、年纪轻轻就执掌大权的没有几个。所以,这次栽个跟头,对他来讲或许也并非都是坏事,起码惩处后多了几分危机意识,让他更能磨砺心志、处事小心。

  至于接班人,阿里内部最大的特点就是永远在变,蒋凡即使赶不上第二代,或许还有第三代,蒋凡,毕竟还很年轻。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