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一年:温泉关,还站着那个斯巴达人资讯

2020-05-19    来源:未知    编辑:szcenter
公元前481年,经历了两次希波战争之后的希腊城邦,又一次听到了波斯军队登陆的消息。 为了这次迎战,斯巴达派出了三百勇士走向了温泉关。此后那个关于死守的故事,被希罗多德到

  公元前481年,经历了两次希波战争之后的希腊城邦,又一次听到了波斯军队登陆的消息。

  为了这次迎战,斯巴达派出了三百勇士走向了温泉关。此后那个关于死守的故事,被希罗多德到好莱坞电影传唱了千年。

  我们站在后觉者的上帝视角看会知道,如果没有这场胜利,人类文明会被彻底改写。从马其顿到罗马,西方文明的烟火可能就此消散。但在当时,七十个希腊城邦的军队和民众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有人为斯巴达人呐喊,有人窃窃私语失败的代价,有人对这场战争不屑一顾,也有人暗中与波斯联络感情。

  

  然而对于列奥尼达和三百勇士来说,身后的议论和后世的评价可能都不重要。他们只关注手里的长矛,在乎如何在被后世称作“三天大血战”的战役中活下来。只有活下去,才能考虑旁观者的评价,才有机会构思胜利的感言。

  华为刚刚经历的一年,与温泉关的历史画面过分相似。甚至华为的体量与美国相比,差距远大于三百斯巴达人对二十万波斯军队。而就如历史一样,旁观者的嘟囔和波斯军队的叫嚣,都只是这场战斗的插曲。真正的主角是斯巴达人,是他们手中的武器有多锋利,心中的意志是否坚定。

  “实体清单”事件到如今,已经整整一年。可以说华为已经经历了第一天的“大血战”,并且幸运地活了下来。当然这不是结束,温泉关战役持续了三天,美国对华为的绞杀却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华为并没有打算把自己藏起来休息一下,而是想要聊一聊生存与未来。5月18日,华为在深圳举行了一次特殊的分析师大会。我们知道,分析师大会是每年华为公布战略思考与产业判断的重要节点,是读取华为大脑内部的机会。

  

  而与往年相比,第27届华为分析师大会异常不同。相比而言,这届的主题更加简单朴实。从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郭平所做《跨过时艰,向未来》的主题分享,到整场会议的探讨方向,都仅仅关于两件事:华为在刚刚经历的一年及此后,要如何活下去;华为在从现在到未来,将为这个世界贡献怎样的价值。

  在华为展示决心的几天前,故事的另一个主角也没有闲着。美国商务部于当地时间5月15日针对华为公司出台了出口管制新规,将矛头直指华为的产业上游与供应链。我们不知道接下来的剧情走向。

  但现在,温泉关站着的确实还是斯巴达人。

  自救的关隘

  刚刚过去的一年,身处战场之外的我们,也能通过各种方式感受到华为的压力与悲壮。更何况直面危机的华为。而关于这一年来紧急状态下的自救,华为却并没有表达太多。也许还不到时候,也许有些事过去了也就无所谓了。

  从一组数字,可以看到华为在这一年中经历的“补洞风暴”:分析师大会披露,据不完全统计,华为在一年中为了保证业务的连续性,投入了1万5千多名员工,重新开发了6千万行代码,新开发了1800多块单板,采购排查了15000多个编码。这些规模恐怖的数字,结果是2019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858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9.1%。虽然损失巨大,但华为保证了业务发展、供应链、伙伴合作、客户服务全部没有中断。

  事实上,华为所在的ICT领域中,每个产品背后都拥有着大量的供货商和漫长的产业链。其中会有哪些出问题,出问题之后怎么解决,5·16之后华为马上会陷入无比复杂和慌乱的局势。于是发生了我们都听过的“备胎转正”,于是有了科技史上一定会留下记忆的产业长征。

  第一场大血战之后,华为活下来了。

  活下去的努力

  战场上,自救只是开始,想要生存下去,更重要的事情是不能停下战斗。

  在华为的判断中,只有战略空间持续打开,来自“实体清单”的压力才能被分散乃至化解;汹涌而来的对华为的攻击,才能被华为的产业价值、客户价值所抵消。

  于是我们见到,在“实体清单”中的一年,并不是华为战略收缩,谋求徐徐发展的一年。正相反,华为在这个契机下加速奔跑,在各产业领域持续加强渗透,推动新技术落地,极力投入研发。用最大努力奔跑,来保证活下去的机会。

  分析师大会中,华为分享了关于眼下局势的一系列判断。在美国开始针对华为和中国科技产业进行一系列绞杀行动的同时,其本身也破坏了美国过往所遵循的科技独立与商业自由。对规则的破坏,正在引发全球各国对ICT系统和数据主权问题的持续关注,对美国极力维护的“产业上游永在美国”发生怀疑。

  

  这种情况下,有备份的ICT设施系统、多样化的计算体系与供应体系,开始被纳入全球各企业、组织与政府的考虑范围。华为作为“另一种选择”的来源,也获得了相当多的认可与战略机动空间,以一种新的价值契机参与到新一轮全球ICT产业升级。这不是华为的因祸得福,而是在危险中谋求机遇的标准战术动作。

  华为在做的另一件事,是积极迎合技术趋势的变化,探索以ICT底层技术更新,引领和发展更大的产业空间,并以此重构产业生态。在2019年,华为首次发布了计算战略,宣布将打造鲲鹏和昇腾为底座的多样性计算生态与智能计算体系。为了快速激活生态繁荣,华为在计算战略中首次提出了硬件开放、软件开源的战略,最大限度赋能和鼓励行业生态合作伙伴创新,加速成为计算世界的另一个选择。

  同时,技术融合正在改变企业数字化、智能化升级的底层逻辑。这一趋势的发生,也给了华为在压力之下创造未来的机会。无论是对云计算与AI的投入,加强华为对产业智能化的参与;还是5G to B产业体系的打造,加速释放5G的产业价值,这些从0到1的产业机遇,都在成为华为新的砝码。5G+AI+云+物联网,这一系列技术的融合与产业融入,是华为在全产业链体系上最大的价值优势,同时也是中国“新基建”体系瞄准的目标,更是美国最担心出现的科技突围。既然如此,华为就在过去一年中用了非常大的投入和精力来让它发生——并且会持续加码。

  

  2019年,华为成立了云与计算BG。从历史经验不难看出,每次新BG的成立都是华为决定在一个新的巨型市场进行战略投入。云与计算BG的特殊性在于他发生在“实体清单”开始的这一年,这证明了华为在活下去这件事上最大的努力,就是奋力跑,跑到一个对手追不上的地方。

  只要闯入无人区,成为人类的探险者,就没有什么能够制约和封锁华为。基于这个朴素的判断,华为调大了基础技术研发上的投入,在移动终端、云计算、5G、光网络、IP网络等各个领域都发起了产业所未见的技术革新与智能化迭代。比如说,郭平在分享中提到了华为正在投资和发展裸眼3D技术。一项技术成功的背后,可能就是数千亿美元的产业规模和产业空间隙。

  当这样的产业机会足够多,或许某一天,美国会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封锁比较好。

  更勇敢的担当

  在商业世界,活下去不仅代表着自身的产业能量,同时也关乎一家企业能为产业链、社会生态和区域经济做出怎样的价值。为什么华为能够活下来的反面,就是为什么我们依旧并且会持续需要华为。生存与创造价值密不可分,更勇敢完成一些创举,承担更大的责任,贡献更多的不可替代性,生存空间才能随之拉大。

  这个问题的最佳论证,就是华为在疫情期间的所作所为与价值承担。诚然,英雄不分先后,贡献没有大小。但也要客观承认,在抗疫进程里华为的独特价值显露无疑。抗疫与华为的关系,或许也正是全球社会与华为关系的缩影。让我们试举几个角度,审视华为在一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的独特角色:

  一、华为全产业链优势,成为了夺取时间的关键要素

  在疫情开始时,医疗、教育等行业突然涌起了大量对ICT技术与解决方案的紧急需求。例如某家定点医院急需远程医疗系统,如果走常规采购逻辑,完成一个远程医疗项目需要端侧硬件、网络、云计算和系统、AI解决方案等大量端口的分别采购架设和逐级调试。然而疫情不等人,每一分一秒都人命关天。

  

  在很多案例中,我们看到这些紧急需求最终都联系到了华为。因为华为的全产业链优势,自身能够调集不同领域的各种产品、技术和人员,并且拥有配合良好、高效协作的生态合作伙伴。在紧急状态下,华为打通整个ICT基础设的产业区位,直接变成了医院、学校、公交枢纽可以用小时为单位完成调货和安装;可以用最快速度获得从方案设计到现场交付的全流程响应。在抗疫战线上的众多战场,华为意味着时间。

  二、一家公司的高度数字化与可复制性

  疫情期间,复工复产和远程办公等等问题,成为了全球企业面临的共同困惑。而在这种情况下,华为作为一家拥有十九万人的大型企业,并且坚持将各种新技术在自身系统和园区中尝试的独特公司,以最快速拿出了技术水平最高、数字化最完全的防疫方案与经验。

  而通过华为的业务体系,这些经验和方案又以极高的速度向外扩散。从AI识别病毒,到远程教育、远程医疗体系的搭建,再到企业通讯与企业园区安全复工方案,华为广泛服务于医疗机构,大型政企单位。以华为云为例,疫情期间,华为云能够支持企业与机构客户建立智能疫情风控平台,对风险区域预警、对返工率统计分析、对返程人扩散追踪,云签约、云评审、云面试,云上积极复工复产。截至3月10日,华为云支持的相关项目覆盖了16个省份,约60万家企业,涉及3000万人。在华为云上,进行了178万次会议,云上支撑签约金额2300亿元。

  三、能顶上去的华为工程能力与战斗属性

  抗疫就是战争,这已经是全球各国的共识。而在此期间,关键区域的保障建设就是战士的冲锋和作战。作为ICT基础设施供应商的华为,在疫情期间又一次展示了此前广为人知的战斗属性和工程能力。最著名的案例就是火神山与雷神山的网络部署。“两山”项目开启之后,为了尽快达到七通一平,作为基础设施的通信覆盖更需一马当先。华为公司湖北代表处快速投入通信保障,与当地运营商一起紧急启动5G建设。从1月23日晚华为收到需求到1月25日大年初一下午火神山站点开通,只用了三天时间,并且日夜兼程在1月29日凌晨完成了雷神山站点的开通,让“两山”第一时间获得了视频直播、远程医疗、智慧医疗等关键能力,在武汉抗疫的第一战场完成了由ICT技术主导的狙击战。

  

  与中国的医疗、基建能力一样,华为人在疫情期间展现出了“能顶上去”的关键素质。关于华为的狼性文化,多年以来有无数讨论。但是在火神山、雷神山需要5G网络的时候,我们需要一些狼性去解决问题。

  从技术领先性,到产业高效率,从自身数字化经验,到工程能力、交付能力和战斗属性,华为用ICT技术守护了疫情中众多国家和地区的民众健康、ICT系统安全、社会经济政治运行。这些勇敢的担当,用最朴素的方式证明了华为的价值。而一个更加质朴的逻辑可以审视华为的未来:当全球面临下一个挑战时,当突发因素打扰我们的生活时,我们共同希望有一张基于5G、云、AI、大数据等新ICT技术构筑的数字之网,替我们阻绝危险,优化社会资源调用。

  手掌技术者,勇于担当者,应该肩负起更大的责任。面对渡海而来的波斯军队时,斯巴达勇士大概会这样鼓舞自己。

  海平面上的阳光

  一场又一场战役之后,华为能等到胜利的光芒吗?可能没人有答案,但我们可以暂且把自己抽离出去,放到更大的背景中去审视这场冲突。

  今年2月6日,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应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邀请,参加了“中国行动计划会议”(China Initiative Conference)并做了主题演讲。巴尔在演讲中解释了美国为什么必须绞杀华为,他认为打击华为根源,不是对伊贸易或者网络安全,而是非常简单的逻辑:华为代表的中国技术攻势,对美国领先的技术体系,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基于此,美国必须扼杀华为冲破美国技术体系的可能,这段华为代表的技术先进性。

  这个逻辑对于中国人来说已经不是秘密,绝不承认它的要么就在自欺欺人,要么就过分反智。然而我们回顾美国的行为逻辑,却会发现它的起点格外扭曲:以美国或者西方中心主义作为视角,绞杀华为确实符合利益诉求。但如果回归技术进步和商业自由的本质,显然美国的行动充满了反基本原则的味道。

  自文艺复兴以来,西方世界的崛起就依靠于认同科技的价值、谨守商业的规律、积极构筑全球化体系,达成市场最大化。而当美国偏离了这些立国之本,发展根源,一些可见的裂痕也就随之发生。

  让我们忽视眼前的全球化断裂和贸易莫测,回顾人类在二战后共同构筑的利益体系,会发现ICT技术让世界更美好的承诺,才是第三次工业革命无法替代的底色。无论是联合国还是ITU组织,都明确提出ICT技术是实现SDGs目标的关键因素之一。在解决教育公平、医疗体系、城市管理升级等人类基本问题的进程表中,ICT技术是无法被挪走的环节。

  

  为了让计算和联接成为解决问题的钥匙,全球经历了数十年的沟通磨合,构筑了深刻广泛的一体化协作体系,并且最终抵达了AI新时代的入口。这个过程逆转所带来的损失,远非任何一个或几个国家所能承受。

  在成为世界焦点的5G时代到来前,无线通讯产业用了近40年才完成标准统一,全球移动产业和无线通讯产业的效率与协作可能正在史无前例地放大。所带来红利是全球的共同财富,这一点无法抹杀,也不容倒退。从5G到更多,整个世界在积极推动技术的融合、产业链的融合、区域经济与技术的协作,这些能量不代表某个国家的兴起和衰落,更是人类共同利益的放置。在华为推动的Tech4all行动中,大量环保、教育、医疗等关键问题被ICT技术带来的改变解决,无数远离发达生活的人们从技术中受益。

  这是华为的价值,也是华为之所以被需要的根本原因。虽然很多人会说从来没有企业能逃过美国的封锁,但另一个角度看世界历史,会发现从来没有领先技术被落后技术扼杀的先例。

  ICT终归要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未来世界需要华为代表的科技进步速度、全产业链优势,以及华为回归技术,相信创新的思考能力。这些因素原属于美国,但现在却更明晰展现在华为身上。就常识而言,美德能造就成功,美德却无法被抢夺。

  

  这就是华为能够拿起盾牌,站在温泉关的理由——他身边是寥寥兵马,眼前是黑压压的异国大军,但他背后是人类关于文明、关于科技、关于共同利益的基础共识。这些力量如光如昼,让人相信会有一些改变发生。当恶战结束,海平面上会升起太阳。

  最后引用一句话作为结尾吧:

  “什么叫成功?经九死一生还能好好地活着,这才是真正的成功——任正非”

  如果传奇的中段不是这样的剧情;如果中国科技飘飘然就领先了;如果我们作为前浪时,不能给后浪讲述这场胜利,那该多么多么多么的无聊啊。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