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编程不打“小升初”牌 靠什么来吸引家长?资讯

2020-05-21    来源:未知    编辑:szcenter
​最近给孩子报名少儿编程了吗? 这样的相互垂询,大多来自于那些唯恐输在所有起跑线的家长们。 而在过去一年多时间,各类少儿编程培训班的广告,也大多隐晦地传递出成才、升学

  ​“最近给孩子报名少儿编程了吗?”

  这样的相互垂询,大多来自于那些唯恐输在“所有起跑线”的家长们。

  而在过去一年多时间,各类少儿编程培训班的广告,也大多隐晦地传递出“成才”、“升学”、“未来前途”的暗示,期待与家长们冲动的情绪能够琴瑟合拍。

  市场的热潮时而波峰时而谷底,在疫情逐渐恢复后,消沉了一段时间的少儿培训热,又来了……

  少儿编程热又回潮了?

  “你看呀,这又有一家机构拿到BAT的投资了,这些巨头很快就会杀入少儿编程市场,你不在巨头跑马圈地的时候发力,就会错失良机的。”一位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市场部人员告诉懂懂笔记,前不久在线少儿编程品牌西瓜创客拿到了腾讯双百计划的B+轮投资。在此之前,这家少儿编程机构就获得了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经纬中国、赛富投资基金、泛海投资等知名基金的投资。“这个行业的投资热很快就要来了。”

  几乎在同时间,达内教育机构也发布了“2019年半年报”,报告显示其少儿编程教育学习中心数量已经由2018年底的148个,增至2019年上半年的177个,招生数量高达58400人,同比增长214%。

  因疫情影响,培训市场一度进入低谷,曾经火爆的少儿编程领域更是沉寂了很长时间。2019年,相关数据显示国内少儿编程的市场规模达到了105亿美元,并且每当渗透率提升1%,整体市场规模就有望扩大100亿美元。不过,在这份去年初公布的“乐观数据”背后,近一年时间少儿编程领域却不断出现机构亏损、裁员、解散的消息。更有媒体报道称:少儿编程快“编”不动了,未来甚至可能能淘汰掉一半以上的企业,大量机构难盈利。

  究竟是越来越多的机构“编”不下去了,还是大洗牌已经开始了?

  “其实很多(少儿编程)机构,买的都是国内现成的或国外的教材。”

  研发工程师出身的贺学彬,曾经是上海一家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讲师,熟悉Scratch/WEDO,此前也在3D打印培训、STEAM课程培训机构工作过。他告诉懂懂笔记,实际上少儿编程并非常人理解的编程,小学员学习的更多是一些图形化“语言”,学员只需将代表“命令”的图形内容加以有序组合,即可完成编程的过程,“对于很多小学生来说,可以大大降低编程学习的难度。”

  贺学彬介绍,相比枯燥的脚本编程语言,少儿编程培训更有趣味性,同时通过图形化“语言”组合运行的程序千变万化,可以培养学员的创新力与逻辑力,这也是部分家长追捧少儿编程的主要原因。

  “但是说实在话,很多机构都没有自研的教材,大量的成本都是投入在广告宣传和加盟上了。”贺学彬坦言,大量少儿编程机构在宣传课程时,都习惯“碰瓷”学生课内的学习内容:号称学习编程能显著提高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从而提升数理学科的考试成绩。

  “碰瓷”常规学习成绩

  如果只是学习编程,部分对这个行业一知半解的家长肯定不感冒。

  不过,只要在市场推广时涉及学生的“学习成绩”,就能碰触家长内心的敏感点,吸引家长的关注进而为孩子报名,“之前和很多家长都交流过,基本上所有的的学员家长都是冲着提高孩子在校学习成绩的宣传语,最后过来报名的。”

  

  ​为此,一些少儿编程机构大量开放加盟业态,在大型社区、住宅区附近开设教学点。而贺学彬之前所在的少儿编程机构甚至将加盟点开在了中高档社区的住宅楼内,而所谓的培训教室,只是两套两室一厅商住两用公寓。

  当然,尽管机构宣传学习编程能显著提升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提升学生的在校学习成绩,但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吃这一套。由于机构的课件、编程工具,大都能够在网上买到,因此有不少略微“懂行”的家长认为,完全可以购买相关的课件、工具,让孩子在家自行学习编程。

  “招新时若遇到这样的家长,助教也会采取心理攻击的手段,吓唬家长来报名。”贺学彬告诉懂懂笔记,此时助教会质问家长能否全职陪伴学习,能否有机地激发孩子的创意,能否全面解答编程的疑问,让家长哑口无言。

  最终,家长很有可能因为工作忙、无法陪伴,或缺乏专业编程知识,难以全面帮助孩子答疑解惑,最终选择报班,“滑稽的是,少儿编程班的课堂助教也并非全是开发领域出身,大多是搞销售的,哪有专业知识。”

  贺学彬解释,少儿编程的教学成果并不是机构关注的重点。机构在意的是千方百计让家长为孩子报名学习,尽可能多地圈住行业市场份额,拥有更海量的学员数据。

  那么,少儿编程机构如此重视数据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不乏速求套现离场者

  “最近两年,很多原来做培训的创业者都在做少儿编程。”

  廖俊是一名90后创业者,曾任厦门某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合伙人。他告诉懂懂笔记,三年前国内掀起一股STEAM教育风,业内诞生了大量的少儿编程机构。几乎所有培训机构都有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力求快速扩张。

  为了能在短时间内抢市场份额,获得学员数据,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十分重视市场宣传,宣传也成为机构成本支出的大头,“家长都不了解STEAM教育,不了解少儿编程,所以招生宣传的普及相当重要。”

  对于很多家长而言,少儿编程培训班的学费着实不低,一年培训学程费用在几千到上万元之间,经过营销宣传,当时报班的学员数量也并不少。但是过去两年来,绝大部分少儿编程机构的经营都是普遍亏损的,“大量的利润,都投入在了招生宣传、市场推广上了。”

  

  ​以廖俊曾经所在机构为例,2019年报名学员超过1000人,年收入将近700万元,但投入在招生、加盟等宣传费用上,投入高达近千万元,算上教材授权、人资成本、场地费用等等,机构在去年亏损了400万元左右。

  “和课辅培训机构一样,少儿编程也在广铺宣传,电梯广告、公车广告、自媒体、赞助赛事、活动等很多方面。”他表示,这个行业只有通过不间断地宣传,才能让家长认知少儿编程这一陌生领域,从而快速招生、扩张加盟教学点。

  如果说,K12课辅机构比拼的还是教学质量,那么少儿编程领域比拼的就是学员数据。季度、年度招生的人数,直营教学点、加盟教学点的数量,教学点盖城市的范围等等,“机构为的是借数据讲故事,从而获得更高轮次的资本投资。”

  廖俊坦言,好在STEAM教育这股风还在吹,少儿编程也备受巨头、投资机构热捧,未来创业者想拿到融资不会太难,“这一年来行业内拿到A轮以上的培训机构比比皆是。为了充实数据,降低线下营销的投入成本,有的少儿编程机构更是转战线上教学,做网授少儿编程课程了。”

  “在线培训的话,覆盖的学员群体更广,也不受区域限制,还能提升加盟招商的效率。”在他看来“数据论”为先造就了机构以学员规模为获得融资的关键,甚至是烧钱、续命的唯一手段,这也导致不少机构不断控制、压缩教学成本,打起价格战。

  廖俊告诉懂懂笔记,部分机构为了开源节流,大量启用非编程专业的助教,无论专业、学历、经验,只要投简历来者不拒。因此少儿编程助教的月薪水平,也从前几年的上万元降低到三四千元,“有的机构连教材、工具也都用破解、盗版的,只要做出(数据)规模就可以了。”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还能有多少机构能专注教学质量?

  据黑板洞察统计,截止2019年年底,行业内已有70多个少儿编程项目完成了不同程度的投融资或上市,部分项目融资高到上亿元,轮次在D轮以上。在行业资本热的背景下,少儿编程虽然近半年遭遇疫情影响,但未来1-2年似乎仍会面临新一轮投资热潮。

  “但是据我们了解,一些创业团队会选择在高轮次融资之后套现离场,这个行业能坚持做下去的太少了。”廖俊坦言,行业虽火爆但并非机构加大投入就能够做好,目前少儿编程创业显然充满了噱头。

  虚假风口何以支撑?

  “少儿编程缺少真正的需求,而且很难下沉到二三线城市。”

  在廖俊眼里,少儿编程能够火了两、三年已经算是一种“奇迹”。他告诉懂懂笔记,和曾经很火的3D打印、虚拟现实一样,少儿编程虽备受追捧但始终缺乏真实需求。“目前给孩子报读编程班的家长,普遍也都是机构用大量营销手段骗来的。”

  部分家长先是被机构用比尔盖茨、扎克伯格都在重视少儿编程的广告语吸引上门,然后发现孩子报读了编程班之后,数理学习成绩并没有上升,逻辑思维也难有提高,结果不再续班。有的家长甚至上了一段时间编程班后,中途要求退学退费,那些一味追求“起跑线跑赢”的家长落差更大,也会对行业产生很多偏见。

  “为什么机构要投入那么多精力、成本用于开拓新学员,就是因为续班很难。”贺学彬举例,一个十人制少儿编程班,在学完一学程之后,往往只有一、两位学员会续班,很多时候可能连一位续班的学员都没有。

  

  ​少儿编程作为家长消费的教育项目,只是学员对课程内容感兴趣意义并不大。更多情况是机构要让家长认同少儿编程的内容以及作用,“早期有机构花了很多心思给家长讲解少儿编程,但在唯学习成绩论的社会大环境里,家长并不认可少儿编程,认为那是在玩电脑。”

  这个难题,也是后来许多机构在招新宣传中,将少儿编程与学生学习成绩“捆绑”的原因。如果不这么做,很有可能“骗”不到学员报名,更别说后续的盈利、成果量化、资本持续投资了。

  “培养少儿编程市场,其实就是在培育家长的观念,家长的认可度需要时间。如今几乎没有创业者愿意做这样的陪伴,都害怕投入成本之后是在帮后续入局的互联网巨头做嫁衣,不少从业者都抱着尽快套现离场的态度。”廖俊强调,少儿编程的确能开发青少年的智力、逻辑能力,但目前大环境下确实有点儿不合时宜。

  国家出台相关的信息化教育、编程教育的鼓励政策,也仅仅是近五年内的事情,很多家长并未真正认识到STEAM教育、编程教育的实际作用。毕竟,升学是关键,幼升小、小升初和中考才是家长们的心头隐痛,面向“百年树人”的少儿编程领域,正在被不断涌入的资本布局和短期创业行为,硬生生“逼”成了一个教育行业风口。

  【结束语】

  近一年来,伴随大量行业新闻和融资事件,少儿编程培训收割“智商税”的说法也不绝于耳。在数据论、融资论的思想引导之下,部分培训机构急功近利的扩张手法、低效的教学成果,正让少儿编程的真正价值和意义背离原本的初衷。

  仅仅依靠钻在“钱眼”里的少儿编程玩家,如何与素质教育的初心越走越近?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