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到数百家广告主抵制,Facebook这次又做错了什么资讯

2020-07-09    来源:未知    编辑:szcenter
最近,Facebook和扎克伯格的日子又不太好过了。一些媒体用了再陷至暗时刻的标题来形容Facebook的处境,可见扎克伯格已经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了。 上一次经历至暗时刻,还是2018年Fac

  最近,Facebook和扎克伯格的日子又不太好过了。一些媒体用了“再陷至暗时刻”的标题来形容Facebook的处境,可见扎克伯格已经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了。

  上一次经历“至暗时刻”,还是2018年Facebook被曝出参与了“剑桥分析丑闻”事件。最终Facebook承认,由于疏于监管,让第三方公司获得了大约8700万用户的隐私信息,这些信息最后流向了剑桥分析这样的政治选举营销公司,用户数据成为影响用户政治选举的“商业工具”。为此,扎克伯格多次接受了听证会审查,来“自证清白”,而Facebook则为此付出了用户流失、股价下跌、高额罚款的代价。今年4月,Facebook以认罚50亿美元的结果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达成了和解。

  在刚刚解决完“隐私保护和信任”的大麻烦,Facebook又深陷当前持续不断的BML运动当中。而这一次的导火索仍然是那个麻烦制造者——特朗普,而剑桥分析丑闻的起因也是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由于特朗普在推特和Facebook发表暴力和支持煽动种族仇恨言论的行为,进一步撕裂了美国社会。美国的社交媒体也必须为此做出迅速反应,包括推特、Reddit、YouTube、亚马逊旗下的Twitch这些社交平台,都开始限制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激化仇恨的言论。而唯独Facebook不仅没有任何作为,而且扎克伯格亲自出来表态说:

  社交媒体不应该作为“真相仲裁者”。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就连Facebook自己的一些员工都看不下去,以离职罢工来抗议。然而,人们意识到只有扼住它的广告收入的咽喉,才能让Facebook真正做出改变。为此,6月17日,一系列美国民权组织发起了“停止用仇恨牟利”(#Stop Hate for Profit)的活动,呼吁各大公司7月份停止在Facebook的广告投放。

  号召一出,响应者云集。很快就有包括可口可乐、宝洁、星巴克等超过400家广告主宣布暂停在Facebook上面的投放广告。而现在尽管已经进入7月第二周,仍然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响应这一抵制活动,纷纷加入停止投放广告的队列。

  受此影响,Facebook也已经开始认真应对这一危机。就在7月8日,Facebook与这些发起抵制的组织代表进行了一场线上会议。但一个小时的会议并没有达成多少共识,也没有达到抵制组织者提出的十项改革要求。

  现在来看,双方的对抗和博弈还将继续,Facebook也将再次面临“至暗时刻”的渡劫。在我们关注抵制活动对于Facebook的影响时,其实更想知道Facebook为什么又会再次陷入窘境?完全掌舵Facebook的扎克伯格能不能找到最优解呢?

  Facebook如何再次陷入“至暗时刻”?

  从我们对这一事件的复盘来看,将Facebook再次引入舆论漩涡和抵制事件的关键人物就是Facebook的掌门人扎克伯格。

  

  (图源:TheVerge)

  当5月28日,特朗普在推特和Facebook同时发布有关民众抗议的评论,将抗议者视为“暴徒”,并暗示要进行暴力镇压之后。推特第一时间在特朗普的推文上做了提示“暴力言论”的标签,而Facebook则没有任何措施,并决定保留特朗普这一言论。

  扎克伯格随后给出的解释是:Facebook将“尽可能允许人们发表言论,除非有明确的政策认为它们会造成迫在眉睫的危险或具体的伤害”。之后他还补充说,“我强烈不同意总统的讲话方式,但我认为人们应该能够亲眼看到它,因为只有那些位高权重的人的言论被公开检查时,才能对他们进行最终的问责。”

  这番解释并没有平息批评者的愤怒,更没有实质性的举措,随即引发了民权组织和抗议人群掀起的这场“停止用仇恨牟利”的抵制活动。

  当像可口可乐、微软这样的金主开始加入抵制行列的时候,扎克伯格也明显感到了压力。6月26日,扎克伯格通过直播像公众做出了新的承诺,包括加强监管,禁止仇恨广告,对违反平台政策但仍被认为有新闻价值的内容,贴上警告标签等。

  但是这只是一定程度妥协的回应,并没有赢得抵制者的信任。在对待众多广告主参与的这项抵制活动上,扎克伯格私下里认为这些广告主很快就会回到Facebook的平台,而且“现在不屈服的做法能够使公司免受更大广告客户的威胁”,这些言论被媒体报道之后,更加引发了抵制者的愤怒和批评。

  那么,扎克伯格为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呢?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虽然属于硅谷精英中的一员,扎克伯格是少数愿意与特朗普走得很近的科技巨头的总裁,并且在面临垄断调查中是希望得到特朗普政府的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