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奔跑的社区团购资讯

2021-01-07    来源:未知    编辑:szcenter
当大家欢庆度过了2020年,迎来2021年的时候,伴随而来的却是多多买菜员工猝死在凌晨一点多钟下班路上的消息。 首先我们愿逝者安息,但这次事件为拼多多带来的必然是不利的影响。
“拼命”奔跑的社区团购

  当大家欢庆度过了2020年,迎来2021年的时候,伴随而来的却是多多买菜员工猝死在凌晨一点多钟下班路上的消息。

  首先我们愿逝者安息,但这次事件为拼多多带来的必然是不利的影响。

  “员工猝死”事件还未完全解决,拼多多的一系列公关行为又引起热议。不过员工上班能上到夜里一点半,从另一方面来说,拼多多的买菜业务确实有够忙的。

  社区团购在前段时间展开激烈的竞争,有人说,“江湖之中,刀光剑影于无形。”而在社区团购这个领域,国内互联网巨头的激烈竞争也在“无形”中显露了出来。

  社区团购初成,不知花落谁家

  2019年,生鲜电商终究是落寞收场,无人拿下。然而在受到疫情影响的2020年,巨头们看到了社区团购崛起的机遇,因此国内互联网巨头阿里、腾讯、京东、美团、拼多多、滴滴等六家先后在社区团购领域布局。

  电商老大哥阿里在早期对十荟团投资,出行领域的滴滴率先推出自家品牌橙心优选,之后美团优选、多多买菜也紧随其后,据天眼查APP显示,京东和腾讯则是选择投资兴盛优选进行押注。这一场“新流量之争”也随之打起。

  

“拼命”奔跑的社区团购

  依照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对2020年社团团购市场规模预估为720亿元(实际还未发布),与2019年中国线下超市合计零售规模4.7万亿相比,社区团购仍处于最初发展期。而2021年预估也不会超过万亿规模,实体经济仍将占据主要位置。

  1. 下沉的互联网巨头,都想成为“拼多多”

  社区团购的兴起仍逃不过流量的定律。自五环内市场流量红利殆尽,拼多多的崛起让巨头们敏锐的发现下沉市场仍存在巨大的“流量池”,纷纷下手对下沉市场布局。

  公开信息显示,社区团购以新的模式出现,以团长制、集采集配和预售制的模式,为获取流量降低了成本,也在经营中降低了对产品的损耗,并且社区团购更容易迎合消费者的需求,也更容易在下沉市场进行扩散。

  除了拼多多本就立足于下沉市场外,其他巨头都是下场来分吃蛋糕,因此在社区团购领域,巨头或许更希望自己能像拼多多一样迅速下沉入市场。

  据数据显示,截止至2020年9月底,拼多多的多多买菜业务,已经累计上线了全国1000个优质产区和全球150个优质产区的3500款原产地农产品。拼多多在买菜业务上,已经呈现领先同行的状态。

  2.元老战,兴盛优选与十荟团

  虽然多多买菜已经在社区团购领域凸显峥嵘,但俗话说,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因此,腾讯在美团和拼多多之后,仍投资了兴盛优选来“保驾护航”。而天眼查APP显示,阿里于2020年11月30日,再次对十荟团进行投资,作为在社区团购领域的布局。

  兴盛优选被称为社区团购的鼻祖,是脱胎于湖南最大连锁便利店品牌芙蓉兴盛。芙蓉兴盛创立于2001年,在电商的冲击下,创始人岳立华为挽救实体门店的生意,走访各地后他脑海里形成了现在社区团购的雏形。

  经过模式的不断进化,2020年社区团购的爆发让巨头们纷纷入局,而具有丰富经验的兴盛优选也被多家巨头扶持,几乎成为了最被看好的社区团购企业。而另一家是十荟团。

  十荟团之所以被认为可以与兴盛优选对比有两点。其一,十荟团曾在2019年阿拉丁小程序排行榜的前十名徘徊,甚至总榜排名一度超过兴盛优选。其二,因第一点获得阿里投资,使得十荟团获得更优质的资源链。因此在自身实力尚可的基础上,十荟团在未来的发展也身怀优势。

  而正是巨头的加码缩短了两家与巨头的差距,依靠更加丰富的社区团购经验,十荟团和兴盛优选似乎要比同行企业更占先机。但尚在初期徘徊的社区团购,仍需要在青涩的发展中不断成长。

  新规治旧恶,不能让价格迷雾乱了菜市场

  1. 争抢流量,昏了巨头的脑

  烧钱争抢流量,似乎是互联网行业一贯的作风,但这次,互联网巨头们似乎被流量冲昏了头。

  在疫情期间爆发的社区团购,反倒更像偶然的成功,带有特殊性。巨头将手伸向老百姓的菜篮子,引来了很多议论,人民日报曾评这些互联网巨头,不要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具有无限可能性。

  而这“蝇头小利”的菜篮子,却不断的让社会舆论发酵,巨头们成了老百姓口中“资本家”“吸血鬼”等一些负面的形象,而菜市场也成了普通人最后的领地。

  为什么偏偏买菜成为舆论的爆发点?

  大概是互联网时代给人们带来的更快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多的人被“996”“715”这种“福报”压的喘不过气,而买菜做饭成了最后一丝烟火气,是人们为了证明自己是在生活而不是生存的最后一个证据,所以才会竭力抵抗。

  但是从社区团购占领的市场规模来看,也仅仅是占据了市场的一小部分,而更多的不满,大概就是产品供应商对巨头之间价格战的反感。

  2. 只顾价格战的巨头,只有规则才能审判

  或许是被百亿补贴的揽客效果吸引,这些只顾的学拼多多挖掘下沉市场的巨头,在价格战中忘记了收敛,最终还是露出了资本獠牙。

  而为巨头压价出售产品的行为,触碰到了供货商的利益底线,因此造成了供应商与巨头之间的矛盾。毕竟社区团购有些商品售价甚至低于了供应商的出手售价,已经严重影响到其他零售商的售卖。

  针对巨头胡乱定价的行为,供应商也做出回应以表“抗议”。公开信息显示,漯河市卫龙商贸有限公司、山西紫林醋业股份有限公司等等都下发了通知,要求经销商给社区团购平台断供,未经授权不得操作社区团购平台,不允许做单品超低价销售。

  为了约束社区团购的乱象,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推出了社区团购“九不得”新规。

  

“拼命”奔跑的社区团购

  当新规抑制了“一毛钱买盒鸡蛋”“一毛钱买斤土豆”这种不合理商品定价的存在后,价格就会回归正常,那么人们的烟火情怀是否会重新压下社区团购的价格优势就很难说。毕竟有烟火情怀的人通常是会做饭的人,不会做饭的人也并非社区团购的最佳潜在客户。

  而谜一样的社区团购,究竟会在未来销声匿迹还是留下一席之地,还未可知。

  社区团购,究竟是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就像云非云雾非雾,它们都是水的另一种形态,而对巨头来说,或许社区团购并非社区团购,只是互联网巨头们在争抢流量的一个端口。

  虽然社区团购也是一种烧钱获客的行为,但是与传统获客成本相比就像小巫见大巫。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曾表示,社区团购被资本看重的原因就是其获客成本低,易于复制的特性。

  就如同拼多多采用百亿补贴增加获客的模式,很快被各家复制一般,基于这种特性,社区团购更像是巨头们争抢流量的场景,反倒不像是一项拿来重点发展业务。

  比如拼多多。虽然推出了多多买菜来进军社区团购这一领域,但是多多买菜并不像是美团优选和橙心优选独立设立了APP,多多买菜被安置拼多多APP的主页。

  多多买菜没有独立而出,一方面可能是拼多多成熟期太短,就算独立而出也不能依靠拼多多本身的流量加速其发展,反倒不如放在拼多多APP内。

  另一方面,多多买菜放置在拼多多APP内,即可以借其巨大流量池加速成长,使得多多买菜可以站在同行的更前列,又可以凭借多多买菜为拼多多增加更多的流量,这对拼多多反而是一箭双雕。

  如果说在这场流量之争中谁会是最大的赢家,或许笔者会认为是腾讯。无他,除了阿里,几乎每家巨头身后都有腾讯的影子,因此,不管哪家胜出,最大机率能够占到好处的仍是腾讯。

  并且社区团购大多是通过发展团长建立社区微信群,再利用微信群实现咨询、讨论、互助,最后通过小程序链接下单购物,就算腾讯不去着手布局社区团购,社区团购也会有大批的流量集中再微信上。

  或许我们可以理解为,除去兴盛优选、十荟团本就以社区团购为主营业务的企业,这些巨头的根本目的仍是获取流量壮大原有产业,而兴盛优选和十荟团目前发展具有很大的地域性,多是局限在经济发达的城市,因此对菜市场的影响也是有限的。

  然而流量之争确实不应该演变为菜市场之争,再次借人民日报的评语,“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其实更令人心潮澎。”

  总结:

  社区团购的竞争是激烈的,整个互联网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但是这些竞争应该是建立在合理的管理上,而不是打着“996”“715”就是荣幸的资本思想,来强行达成某一项目的。发展是健康的,是思维的不断升华,而不是透支身体来弥补工作的效率。

  这个在疫情期间突然成为风口浪尖的领域,没有人能够说清它到底能不能在其他的时间里也保持同样的状态,如果只是一时兴起成为巨头们争抢流量的工具,那么其本身的业务质量就很难得到保证,或许能够符合市场规则,但更加优质却是个问题。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