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用26亿美元买下外卖市场的升舱票?商业

2020-07-09    来源:未知    编辑:szcenter
26.5亿美元,收购意向达成。优步(Uber)在后疫情时代的布局也愈发显现。 美国当地时间7月6日,Uber公司董事会宣布批准了一项决定:以约26.5亿美元收购美国外卖市场四强之一的Postmates。

  26.5亿美元,收购意向达成。优步(Uber)在后疫情时代的布局也愈发显现。

  美国当地时间7月6日,Uber公司董事会宣布批准了一项决定:以约26.5亿美元收购美国外卖市场四强之一的Postmates。

  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7月7日对媒体表示,收购Postmates将帮助Uber在2021年实现盈利。“我们非常有信心,明年将实现盈利。”科斯罗萨西强调,公司将继续加强Uber Eats外卖业务的渗透率,在收购Postmates后尽快进入洛杉矶、凤凰城和拉斯维加斯等重要市场。

  在今年初尝试收购外卖公司GrubHub未果后,Uber几乎是举着钞票在市场上疯狂寻找收购对象。在确定拼车和外卖服务这两条主线后,Uber为了加强其外卖营收能力殚精竭虑。最重要的是,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至今,Uber已裁减了超过25%的员工,同时不断加码网约车和外卖市场的业务扩展,目标只有一个——尽快盈利。

  完成收购之后的全美外卖市场将变成三大玩家,其中之一或是Uber eats+Postmates的合体。未来的Uber能否在外卖市场完成反超,又能否借助这次收购实现营收和股价的双双逆袭?

  为什么是Postmates?

  在Uber以26.5亿美元收购Postmates之后,其在美国外卖市场上的控制力将进一步加强。实际上,在Uber错失GrubHub之后,关于其接触Postmates寻求收购的传闻就甚嚣尘上。随着收购的水落石出,业界对于外卖市场甚至后共享出行市场的分析也纷至沓来。

  Uber在声明中强调,“ Postmates与Uber eats是完美的高度互补”,因为两家公司都专注于不同的市场。由于Postmates在洛杉矶和美国西南部城市有着重要影响力,因此Uber未来将在这些原本难以渗透的市场小试牛刀,并且会继续保持Postmates的品牌优势。

  相关报道称,如果该交易最终获得全体股东和监管机构的批准,Uber将继续面向消费者“保持Postmates应用的独立运行,并获得更高效、更完善的餐饮商家和交付网络的支持。”

  

  ​显然,包括华尔街在内的各方声音,都比较看好这次交易。其中主要的原因,是Postmates令人瞩目的成长势头。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美国本土市场很多餐饮场所都纷纷关闭,但是外卖和快递业务却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用户不仅选择在家中“禁闭“,而且发现与外出到餐厅就餐相比,外卖还便宜很多。

  因此,对于全美四大外卖平台(Doordash、Postmates、Uber eats和GrubHub)而言,这确实是重大利好。尤其是DoorDash更是因此业绩爆发,不过其他希望晋级为全美最大外卖平台的玩家,也看到了机会。

  Uber看重的Postmates牛在哪里?

  在美国外卖市场,DoorDash、GrubHub、Uber Eats和Postmates这四大巨头中,除了Uber eats以外,GrubHub是美国外卖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DoorDash一度曾经占据了45%的市场份额;Postmates则一直在追赶前三者。

  Postmates成立于2011年,一开始业务只要集中在曼哈顿区的10个街区,提供1小时即时配送服务,是一家做同城快递业务起家的外卖公司。由于其一小时即时配送业务的便利性,Postmates很快在部分城市壮大起来,并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2013年5月,Postmates完成500万美元A轮融资。在2015年11月,Postmates宣布收购Sosh公司及所有团队成员,Sosh最大的资源就是拥有众多独家签约的独立餐厅和快餐店。

  此后,Postmates加快了向外卖市场的入侵步伐,融资也开始加快。2016年11月完成1.4亿美元D轮融资;2018年9月完成3亿美元E轮融资;2019年1月完成1亿美元融资,此轮融资由Tiger Capital领投,BlackRock以及其他早期投资机构如Spark Capital等跟投,投后估值达到了18.5亿美元。

  尽管在食品配送市场四强之中,Postmates只占很小的市场份额,但在几个关键市场却占据了重要地位。Postmates是洛杉矶外卖市场的第一名,而Uber目前排名第四;在洛杉矶、凤凰城和迈阿密等多个地区,Postmates要比Grubhub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因此Uber未来很有可能在这些城市地区成为市场的第一或第二名。

  从Uber和Uber Eats目前的战略布局来看,是希望在参与竞争的所有市场中成为第一或第二大玩家。就本地外卖及同城快递业务而言,美国仍处于庞大且分散的市场状态。能在大都市地区逐步提升市场份额,是Postmates对于Uber最具价值的所在。

  因此,外界对于Uber此次收购Postmates给出的报价,与其对Grubhub的报价相近并不意外。Postmates与Uber eats的业务量相加后有望超过DoorDash,进一步拉近与Grubhub的距离。Postmates的业务目前已经覆盖全美3500个城镇,未来在知名度、业务基础和性价比方面,Uber都可能获得很大优势。这笔交易,对于Uber而言意义非凡。

  Postmates卖身有其苦衷

  实际上,这次被收购的Postmates多少有些无奈,因为在2019年年初,其就已经站在了IPO的大门口。

  作为美国外卖市场的独角兽之一,Postmates在资本市场的一举一动一直备受外界关注。从去年开始,Postmates的上市消息没有间断过,早在2019年2月,Postmates就曾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上市申请,不过此后的推进速度却让外界充满了疑惑。

  有分析指出,Postmates提交上市申请后一直态度暧昧,也没有积极主动去推进相关进程。分析人士透露,Postmates股东对上市与否有着很大的分歧,因为仅就外卖市场的竞争环境来看,继续自己奋斗下去并不会有更大的成就。

  

  ​Postmates首席财务官Kristin Schaefer在去年初提交IPO申请后曾这样表示:”或许外界可能会看到一些行业整合,我认为我们一直以来都喜欢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也考虑过是否能创建一家超级公司,让它变得更有意义。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不必这样闷头走下去。”

  这话里面的暗示,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延迟上市进度后,华尔街就开始陆续传出其主动寻找”买家”的消息。

  从2019年这一年的市场竞争态势来看,Postmates的犹豫有其深层原因。截至2019年底,美国的外卖行业仍是高度分散的,场内有大量的竞争者出现,除了四强之外,还有Caviar和Waitr等中小玩家。

  因为玩家太多,烧钱和补贴大战也成为必然,外卖市场上的烧钱竞争极为残酷,每个平台都在进行相互攀比的促销活动,希望以低价赢得更多市场份额。

  烧钱,拼的是资金储备和营收规模。关于Postmates的营收状况外界资料并不多,曾有媒体报道其2018年的营收大概在4亿美元,平台销售的食品流水总额大概为12亿美元,不过目前Postmates对相关营收数据一直没有证实和披露。

  进入2020年,Postmates在四强中整体市场份额仍是最低的,而且平台知名度相比已经上市的Grubhub也有明显不足。至于配送环节,Uber明显占据更多优势,无论是平台的加盟车辆还是司机数量。面对这种局面,Postmates要在竞争力存在太多短板的情况下继续冲高市场份额,确实难度很大。

  Postmates的优点是平台可以提供标准化配送,这种模式在大中型城市具有一定的规模经济效益,但继续向中小城市渗透难度不小。而且,其雇佣的大量配送员也造成了成本居高不下,因此要继续扩展业务覆盖面以及营收业绩,都会面临很大的资金压力。或许这一点在其股东层面也有考量,即便在2019年上市,并且获得一定“弹药”补充,但二级市场能否持续提供资金助力,依旧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事情。

  从过去一年来美股众多独角兽IPO之后的表现来看,包括Uber、Lyft以及Slack等巨头的股价表现都不理想,Postmates推迟上市计划明显有这方面的考量。当然,这一拖再拖的IPO,也在2020年初的“黑天鹅”来袭后,变得更缺乏意义了。

  

  ​随着疫情的爆发,全美在线送餐市场发生了一定的变化,根据Edison Trends四月底的调研数据,目前Grubhub在美国占据着约34.4%的份额,在业务拓展上联手Yelp继续做大;UberEats为27.9%,增幅已经不太明显;DoorDash为17.9%,Postmates仅为11.8%。

  与此同时,资本也继续向头部集中,DoorDash在6月份刚完成了4亿美元的H轮融资,由 Durable Capital Partners 和 Fidelity 领投。该轮融资给出的最新公司估值为160亿美元,高于去年11月份的130亿美元。可以说,Postmates的估值已经被前者远远落下。

  反观另外几家外卖平台,GrubHub拒绝Uber后,在6月底被欧洲外卖巨头Just Eat Takeaway以7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Waitr近期也频频爆出并购传闻,可能很快就会被其他互联网巨头收购。摆在Postmates面前的选择机会,确实已经不多。

  Uber将迎来股价与业绩双丰收?

  在对GrubHub竞购战中败下阵后,Uber以26亿美元收购Postmates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源自对资本市场和自身业绩的谨慎考量。

  可以这样去理解,Uber的商业逻辑核心在于单位经济效益。这笔交易将为其在食品配送的单位经济效益方面打下坚实基础,使得Uber得以在未来几年里迅速提升单位经济效益,并让业绩和股价状况得到显著改善。

  我们提到的这个单位经济效益,是指在商业模型中,能够体现收入与成本关系的某个最小运作单元。具体体现在Uber的业务上,可以是每一笔叫车服务的收益,或者每送一份外卖获得的收益。

  

  ​单位经济效益对于Uber未来业绩及股价有着重大意义:首先,分析每单笔交易是否能赚钱,可以了解Uber的经营前景;其次,这些细微的收益汇聚到一起是否能弥补获客成本非常重要;最后,计算出考虑固定成本情况下的盈亏平衡点的条件,并且分析这些条件是否能达成,以及在什么情况下该如何达成。若这些单位经济效益状况整体得以改善,Uber的经营业绩尤其是财报将会明显改善。

  而说到Uber的股价,核心逻辑也是基于单位经济效益。

  Uber的拥有的司机数量与质量目前是市场领先的。网约车服务越来越普遍,消费者也爱上了即时配送(外卖和同城快递)平台的便利性。未来几年,Uber这两项业务的收入或将继续以两位数的速度稳步增长。

  华尔街几乎没有人不同意这个前提。分析师对Uber的普遍预测是,未来10年,Uber的收入将持续递增至少10%。

  但是,尽管有这些强大的司机队伍,令人惊讶的流水,但Uber一直以来的单位经济效益状况并不好。也就是说,以前激励市民开私家车去送乘客和配送食物要花很多成本。车主要支付汽油费用,而平台要给司机们增加一定利润,刺激更多的司机加入“外卖”和“叫车”队伍,加上愈发激烈的烧钱和补贴大战,只能给Uber留下很少的空间来获取利润以及支撑自己的所有成本支出。

  最终,这些单位经济的轨迹决定了Uber的利润轨迹。

  因此,过去一年多时间内,当这些单位经济效益状况恶化时(财报中可以明显看到),Uber的股价就会不断下跌。而当这些单位经济状况改善时,Uber的股票就会反弹。

  而Uber的网约车业务,由于近期行业整合带来的市场合理化,可以看到单位经济效益在近几个月出现了稳步改善。

  目前来看,北美拼车市场已经从本质上缩小为两家头部企业——Uber和Lyft的竞争。近几年来,这两家公司积极促销、玩命补贴,只求削弱对方的竞争力,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最终却导致了糟糕的单位经济效益。

  

  ​但过去几个月来,随着华尔街向这两家公司施压——要求它们停止竞争激烈的烧钱游戏,转而努力实现盈利,这种市场行为已经有所缓和。

  在北美市场上,目前只有这两家资质和实力相当的大平台,你只能打到Uber和Lyft,而不是面对十来家平台。当双方接受这个策略,网约车市场的单位经济效益就开始大幅改善。

  可以看到,Lyft已经停止了很多促销活动(补贴也越来越少),Uber也做了同样的动作。两家公司的单位成本都下降了,由于没有强大的第三方应用程序可供选择,用户也逐渐接受了没有补贴的现状。这两家公司的打车应用程序几乎没有出现用户流失。随着单位经济效益的改善,使得这两只股票逐步开始上涨。

  因为这个原因,在近两个月里,Uber和Lyft的股价出现上涨就不足为奇了。

  同样的原理也可以应用在外卖市场。Uber收购Postmates之后,将为UberEats的单位经济效益状况改善奠定较好的基础,就像过去半年来网约车业务的单位经济效益改善一样。

  到2020年底,美国在线送餐市场大概率只会剩下三家公司:DoorDash、Uber Eats和GrubHub。

  换句话说,北美的线上外卖市场正在跟随网约车市场的脚步。它正在日益巩固成为一个寡头垄断的局面,这将降低成本压力,结束拼命烧钱的局面,并推高硕果仅存的场内玩家的利润率。

  多数分析师认为,Uber Eats将从现在每月燃烧大量现金的状况,发展到2020年底减少亏损,直至2021~ 2022年实现盈利。

  当Uber eats的单位经济效益大幅改善,Uber的股票将会随之进一步上涨。

  【结束语】

  从北美市场网约车大战、外卖大战的踪影中,隐约可以看到类似美团、饿了么以及滴滴、哈啰等中国市场玩家的战斗模式。这两个市场一直是资本的角力重阵,也是场内玩家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演绎舞台。中外市场的变化脉络相近,而场中各种排兵布阵、远交近攻也值得不同行业的人士去思考和研究。

1
3